期待地搓手手

【冷战/字母接龙】红宝石多少钱一克01

主冷战,副极东仏英

改编自真实事件(滑稽/)

#和小伙伴一起搞事#

Chapter 1
  Awkward  笨拙的
  伊万讨厌夏天。
  或许是在北寒带待久了的过,他还是更享受冷风划过脸颊的感觉,这样他就可以戴姐姐亲手织的围巾了。
  可惜,东方古国刚刚迎来了伏天,他不得不把围巾放回箱子里,穿上别扭的T恤衫,不情愿地构思着新书的剧情。他敬业的编辑兼大学舍友保持着每半天打一次电话催进度的热情,这比炎热还要令人烦躁。
  啧。
  晚风从窗外吹进来,总算是凉快了些,情节似乎有些眉目了,伊万冷静下来,松开了因烦躁而折弯的勺子,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来电人:王耀
  啪。勺子断了。
  “喂^L^?我马上就要动笔了哦,你再打一次明天可能会在桌子上发现一个坑的哦小耀 ^L^ ”
  “一万啊你听我说我现在在编辑部走不开但是开锁公司来活了这个月就差这一单了啊啊拜托你了就在亚瑟他家小区B栋608很快啊啊我保证你干完我三天都不打电话给你啊求你了!!!!!”
  “……一个礼拜。”
  “这怎么能行呢我可是有职业操守的编辑一万我跟你说你这样趁人之危的行为是不对的我跟你说——”
  “自己开去吧。 ”
  “一礼拜就一礼拜!”
  “成交~”
  伊万叹了口气,王耀从大学开始就是个打工狂,正式工作之后还在一家开锁公司兼职。自己刚毕业那会儿脑子抽了跟他一起去做了培训还傻兮兮地到公安局备了案,从那以后那家伙一打算翘班就叫他去顶,一来二去开锁公司上上下下都快把他当成正式员工了,关键王耀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硬是把兼职调到了夜班,似乎身体里装着个永动机,工作根本停不下来。
  伊万瞟了一眼挂钟,十二点半,不知道哪个傻子半夜回不了家。他可不是永动机,在文坛上刚攒出点名气,他需要一部更好的作品来稳住地位,新作被看得很重要,他当然不能大半夜里去给人开锁而不是睡觉。
  算了,就当王耀欠自己一个人情。
  伊万叹了口气,拿上工具出了门。
  
   阿尔很喜欢夏天。
  他的家乡阳光充裕,夏天时朋友们会一起办泳衣派对,即便现在身处东方,还是一个马上就要把人热死的时节,他还能吃到清甜的冰镇西瓜,在晚风里回忆回忆童年。尤其是午夜烧烤,阿尔没想到街角居然有家很干净的烧烤店,更没想到一个人大晚上吃烧烤是那么愉悦的事。
  看来,辞去那份工作之后的生活比之前美好多了。
  如果他没有忘带家门钥匙的话。
  钥匙这个小淘气,究竟去哪了呢?
  令人惊喜的是他那位粗眉表哥在他的手机里存了一家开锁公司的号码,虽然大晚上的贵了点,但毕竟回家是第一要务。他的画还在画架上摆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这一周就别想睡觉了。
  新的工作也并不轻松啊,阿尔突然有些怀念过去当网络画手的日子,虽然那个时候他公司的领导脑子有点问题,他绑定的文手脑子也有点问题,但不得不说那时候挺快乐的。
  或许比现在还要快乐。
  他有些迷茫,现在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了。
  一个人蹲在单元楼门口,阿尔忽然觉得有些萧瑟,这让他想起一个熟悉的旋律。
  
  伊万远远地就注意到了独自蹲在楼门口唱“寒夜飘零洒满我的脸”的人,他心里骂了句“傻逼”,打算赶紧结束工作好回去捋一捋他的新作。虽然是有了点眉目,但总体还是一团乱麻。伊万眉头紧皱,似乎已经想到一切。
  然后他就踩到了楼道口的灵魂歌者。
  并且毫无意外地倒在了地上。
  
  两人很尴尬地对坐在楼道口,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街上开着大灯的年轻人骑着摩托呼啸而过,强光从外面扫进来,成功打上两人的脸。
  “你是——”
  “亚瑟的弟弟?”“我哥宿舍的俄国人?”
  很快就把对对方的第一印象交代出来了呢,阿尔默默地想着。伊万在心里又骂了一句“傻逼”。
  “我叫伊万 布拉金斯基,刚刚不好意思了。”
  “啊?我,我叫阿尔弗雷德,没关系啊,哈哈。”
  所以为什么要自报姓名啊!阿尔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太够用了。
  “你怎么坐在这儿?”
  “啊,我忘带家门钥匙了,正等开锁公司的人来呢。”
  哦。
  伊万想。
  傻逼。

评论(1)

热度(15)

  1. 铃澜-热爱学习期待地搓手手 转载了此文字
    如题和小伙伴一起搞事´_`基本上是一人一章嘛出现意外的时候再说嘛(。・`ω´・)这章是手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