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地搓手手

【冷战/字母接龙】红宝石多少钱一克02

Chapter 2
  Bear 忍受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地点是无名氏小区二号楼三单元的楼道门口,人物是身为开锁公司人员的我和被困门外的阿尔弗雷德。
  见鬼。伊万气得想要挽起袖子打人,可惜他现在没有袖子。为什么一个外国人见人只报自己的名字而不说姓,他不会以为自己姓阿吧。
  认亲环节到此为止。伊万把刚刚掉到地上的工具箱捡起来,对阿尔说:“请带路吧,先生。”
  阿尔看了看伊万手里的工具箱,又看了看伊万的那张帅脸,“你你你你你···”
  “带。路。”伊万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努力保持着送货上门服务周到的微笑,“除非你想在这睡一晚上。”
  阿尔弗雷德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然后走到楼门口,很大声的喊了一嗓子,连地面都被震了三震。
  傻逼。伊万觉得全楼的人可能都醒了。他以为现在几点。
  “我觉得楼道的灯可能坏了,喊一嗓子试一试。”阿尔弗雷德可能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回头解释到。
  伊万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灯光下两个人脸都惨白惨白的。
  “卧槽卧槽你别把光往上打啊!!!”
  
  
  阿尔弗雷德其实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个俄罗斯人了,但他确定他可能招惹过,毕竟他现在在三伏天里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气从身后飘来。
  我第一次见他可能是在自习室里,不不不操场上,不不不亚瑟的宿舍里,嘿呀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那里了。阿尔想啊想,觉得自己既没有在自习室里打呼噜吵到后面那位,也没有在操场上打篮球砸到人家脑袋,那就是在宿舍里?不可能啊。
  外面不知名的昆虫聒噪的叫嚷着,楼道里却静的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庆幸自己家住在六楼,可以有多一点的时间来思考。
  他悄悄回头,看见伊万低着头打着手电,眼睛藏在头发的阴影下,紫色深的发黑。他好像有点想起来了,他第一次见伊万确实是在亚瑟的宿舍里。那时候快放假了,他跑去往亚瑟的包里塞点颜料素描纸什么的好让自己的行李减轻一点,伊万正好躺在床上睡午觉。就在他偷偷摸摸的往亚瑟行李的缝隙里塞卷纸的时候,伊万醒了。那种感觉他到现在也无法描述,作为一个美术系的学生,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承认,有些颜色就算是最顶尖的画师也调不出来, 比如:正午时太阳最温暖的金色、星光闪烁的银灰色、也许还有人瞳孔的色彩。
  然后下一秒的事情他都不敢想下去,他一个手滑就把一个刷子掉了下去,还砸到了人家的脸上。
  我的天哪。
  阿尔弗雷德捂住了脸,他不会这么记仇吧。
  
  
  “你家门是圆把的还是带把儿的。”伊万敲了门,还是实木的,质量真不错。
  他觉得阿尔弗雷德从上楼梯起就不太在状态,比如刚刚一脚踩空了楼梯还差点把他绊倒,他该不会是没看路吧。再说现在,在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从箱子里拿出砂纸塞进门缝后,又对这个简单到爆的问题表示了疑问。
  “我觉得是圆把的。”
  “你觉得?”
  “也可能是比较长的那种。”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口,比划了一下开门的动作,笃定地说,“圆把的。”
  “行吧。”伊万把砂纸从门缝里抽出来,“你每天出门难道不用把手吗?”
  “Alohmora”阿尔弗雷德在门上挥了一下,门当然一动不动,他泄气地说,“这种东西太随意啦,谁会注意到啊。”
  伊万已经开始动作迅速的卸猫眼了,别开玩笑了,现在已经一点多了,没时间装什么中二少年了。
  事实证明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伊万迅速的用工具把门从里面打开,冲阿尔弗雷德说:“你自己看看吧。”
  阿尔弗雷德进门一看,是带把手的,他觉得伊万已经猜到这个结果了,真是超级尴尬。
  “真感谢你出门不反锁。”伊万看了看手表,花费五分钟,不过这没什么,因为如果暴力拆除的话可能还要更快一些,“请你把家门钥匙找出来,在门上试一下证明你是房主。”他拿出顾客真实信息备份表,觉得要不还是让王耀来处理方便些。
  阿尔弗雷德已经打开了屋里的灯,伊万有点不适应一下子的亮光,眯起了眼睛。
  屋里比想象中要空旷,看上去还是刚刚装修好的样子,天花板被漆成了星空,墙壁上画着乱七八糟的画,浅棕色的木质地板上叠着一大堆画板,他远远看见最上面的是一张森林的图片,色调温暖而干净,就好像现在他头顶上的那片星空一样。
  阿尔弗雷德匆匆从礼物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抱歉抱歉,客厅里要放画就没有放沙发,我差点把这串钥匙混在旧衣服堆里洗了。”
  他也看见了那幅画。
  “你喜欢这个?”他走过去,挥了挥那幅画,看了两眼,把它塞到了伊万的手里,“送你啦!”
  画是真的好看,视角在低矮的灌木丛中,头顶上是繁密的树叶和几分漏出的阳光,下面的景物用的相对暗一些的色调,画着一只抬头望天空的小熊,明明是白天的场景,可它眼睛里却映照出了星辰。
  “谢谢。”伊万小声喃喃,他真的很喜欢这幅画,所以也没有什么理由客套拒绝,“我是说,没想到你是个画家。”
  “大家都这么说,”阿尔弗雷德好像有点恼火,他把门从外面关上,然后又打开,“气质不像吗?”
  是的,你看上去就是个傻子。伊万就像前几次一样默默想,不过他现在拿人手软,而且对阿尔弗雷德的好感度秘制上升,所以像前几次一样没有说出来。
  伊万拿出那张表,“填一下名字和电话,然后就可以结束交易啦。”
  “好的,那么琼斯先生,祝你晚安。”伊万拿着画和工具包飞快的下了楼,骑上自己的电动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阿尔弗雷德越想越不对味,为什么伊万要去当开锁工呢,他没拿上毕业证,还是家道中落了。有丰富的想象力是一个好画家应该有的品质,很明显他做到了这一点。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
  现在时间是凌晨一点半,地点是我画室的凳子上,我想我要给一个人打电话。

评论(2)

热度(12)

  1. 铃澜-热爱学习期待地搓手手 转载了此文字
    这章是我的球哦੭ ᐕ)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