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地搓手手

【冷战/字母接龙】红宝石多少钱一克03

@铃澜-忽然出现?
Chapter 3
  Couple  伴侣
  亚瑟早上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拿起了手机。
  一个未接来电,四条未读短信。
  【弗朗吉 01:08】我今天八点下飞机,你多半是来不了吧:)叫王小耀来接我好了。
  【弗朗吉 01:12】对了,千万不要心血来潮做接风宴,我可不擅长修厨房哦~
  我做个饭怎么了,啧。亚瑟摇摇头,顺手把短信转发给了王耀。
  【阿尔弗 01:32】你们宿舍那个伊万刚刚来给我开锁了诶!超熟练的!
  阿尔该不会是傻的吧,亚瑟皱皱眉,伊万怎么又去给王耀帮工了啊,他的书能写完么,真是的,这么大了还叫舍友操心。
  【金科教育 6:15】柯克兰老师您好,您的高考词汇小班课定在了今天早上八点,直接到三教室就可以。
  这补习班六点就上班了吗?!真够勤奋的。
  未接来电是阿尔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多,大概那傻子打了电话才发现已经半夜了,所以又发了短信来。亚瑟心里为不省心的弟弟叹了口气,起床打了电话过去。
  “喂?”
  “怎么?你昨天没带钥匙?”
  “出去吃烧烤来着,把钥匙混到旧衣服里洗了。” 阿尔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疲倦。
  “跟你说了要把钥匙放在显眼的地方啊——”亚瑟皱了皱眉,“你又熬夜了?”
  “嗯,赶稿来着。”
  “别总拖到deadline前一天,总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的。”
  “我还好啊,撑得住的。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你昨天半夜给我打电话的事情忘记了吗?伊万人家是兼职开锁,本职是个作家,你有时间也去拜读拜读人家的作品。我有个室友和他关系挺好,叫他过去帮忙的,别什么都一惊一乍,像个孩子似的……”电话那头安静了很久,直到亚瑟停下来也没人回应。
  亚瑟喂了两声,了然地挂了电话。
  今天该讲C了吧。
  
  弗朗西斯费力地钻进了王耀的小甲壳虫,车里的香氛味道很浓。
  “刚喷的吧?又是从门口那个百货店买的车载香水?”
  “啧,这可是为了你买的。 ”
  “怎么,怕我唠叨?”
  “谁叫你要求那么多,穷讲究。”王耀瞥了一眼旁边的法国人,“算了,估计你也不穷,算我没说。”
  “你这是仇富啊,王小耀?”弗朗西斯挑了挑眉毛,“从高中就开始了?”
  “那会儿也没有,毕竟你作为一个纨绔子弟还是很有学习的觉悟的,我还以为你是革命战友,结果没想到是阶级敌人。”王耀无奈地摇头,对这段友谊感到非常痛心。
  “你就这点儿好了。”
  “嗯?”
  “实诚。”
  王耀正到了十字路口,听到这个词差点闯了红灯。他扭过头,龇牙咧嘴地瞅了瞅弗朗西斯,好像在看一个反革命分子。路口变灯很快,等在后面车的喇叭响了好几声,他才如梦初醒似的拉下手刹,顺便不忘自嘲地笑几声。
  “哈,哈哈,是啊,是比你家那位实诚得多。”
  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闭嘴开车。”
  蛤?谁先挑起的话题?
  
  弗朗西斯费力地爬出了王耀的小甲壳虫,远远地在自家楼下看到了那两个坐在花坛边上衣着时尚风流倜傥沉迷于玩碰手指游戏的大小伙子。在为自己死党的智商担忧了一秒钟后,他冷静地冲过去加入了他们的阵营。
  所以当王耀从车库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三个坐在花坛边上衣着时尚风流倜傥沉迷于玩碰手指游戏的大小伙子。
  然后他忽略了“哎不能自碰”的声音,直接上了楼。
  等他发现家里什么菜都没有并打算下楼去趟菜市场的时候,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还在兴致勃勃地碰手指,基尔伯特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
  “你能不能想办法从你弟那儿偷点儿智商?”王耀瞟了袖口里钻出一只鸟的德国人一眼,“算了,就你那智商估计也偷不来,赶紧碰完上楼。”弗朗西斯很感激地看了王耀一眼,然后输掉了游戏。
  安东尼奥玩家带领着两个小喽啰意气风发地上楼去了,王耀冷静地走向了菜市场。等亚瑟回来的时候,厨房里是两个忙碌的身影,沙发上两个人一个躺在左边一个躺在右边,津津有味地看着海绵宝宝。
  “哟,眉毛!”
  亚瑟接住扑到脸上的山雀,眉毛拧在了一起。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眉个鬼的毛啊!”
  “哟,亚蒂!”
  亚瑟把山雀丢到了西班牙人的脸上。
  “你恶不恶心啊!”
  亚瑟放下提包,挂起外套,走到厨房。中国人高高地扎着头发,正忙着把糖醋里脊倒进盘子里,法国人不紧不慢地把蜗牛肉向壳里塞,像是在处理一件艺术品,在看到他的同时习惯性地勾起嘴角。
  “下班了,宝贝儿?”亚瑟咬住对方递来的小咸饼干,顺便在那只手指尖上舔了一下,含糊地应了一声。弗朗西斯眯着眼笑了笑,吻了过去。
  “你俩不要在大龄单身青年的面前玩交换唾液的小游戏好不好?”,王耀擦着桌面上漏出来的糖醋汁,“我还是很有意见的啊。”
  “我没意见。”亚瑟边解领带边走出厨房,弗朗西斯笑得差点把一盘蜗牛掀翻,“我也没意见,要不你问问基尔和安东?”
  “那两个傻逼就知道海绵宝宝,有个屁的意见!”王耀气得一摔盘子,里面的春卷震出来一个,任凭他再手疾眼快也没抓住。春卷滚到了地上,弗朗西斯笑得更厉害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啊?这春卷多贵你知道吗?就知道笑!”
  “所以为什么突然买了两盒春卷啊?”
  “因为今天春卷打折。”
  “哦。”
  弗朗西斯没再说话,准备把蜗牛放到烤箱里,但他耸动的肩膀还是让王耀很火大。
  “外面那两个看海绵宝宝的傻逼!还有那个粗眉毛傻逼!进来端饭!”
  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很冷静地走了出来,拍了拍笑得停不下来的弗朗西斯,一人拿了两个盘子走出去了。亚瑟在门口探着头,确认不需要自己了之后很愉悦地坐到了餐桌前。
  “伊万怎么没来?”弗朗坐下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他正沉迷赶稿,无心玩耍。” 王耀边把最后的汤放上桌,边接话。
  亚瑟想起了踩着死线交稿的阿尔弗雷德,稍微有点同情这些赶稿的人:“至少出来一下吧,别闷坏了。”
  “哼,他都拖了多长时间了,再不交我就坐到他书桌旁催稿。” 王耀气得一抖,把汤洒在了手上。
  “真敬业,哈哈。”安东尼奥举起酒杯,“不说他了,来,为波诺伏瓦脱离苦海干杯!”
  “为波诺伏瓦离开老头子的控制干杯!” 基尔
  “不,应该为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干杯。”王耀苦着一张脸,也举起了酒杯。
  “好啊,干杯!” 弗朗西斯和亚瑟对视一眼,清脆的碰杯声响起,金色液体从高脚杯里溅出来,在阳光下闪着光。
  啊,我想回家。
  王耀这么想。

评论(5)

热度(18)

  1. 铃澜-热爱学习期待地搓手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