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地搓手手

【冷战/字母接龙】红宝石多少钱一克05

@铃澜-忽然出现?
Chapter 5
  Elder 年长的
  “你叫什么名字?”
  王耀弯下腰,盯着男孩的眼睛,妈妈告诉他跟别人说话要看着对方眼睛,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有诚意。男孩子比他矮了不只一头,他要很努力的弯下腰才能和男孩的视线保持平行,他眨眨眼,露出一个灿烂微笑。
  “本田菊。”男孩抬起头飞快的扫了一眼,小声回答。
  “菊吗?很有意境的名字嘛。”王耀看到男孩假装正专心的玩自己的衣角,耳尖却有点发红,“我是王耀,辈份上算你的哥哥,所以你可以叫我哥哥哦。”
  本田菊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然后继续搓衣角。从王耀的视角,只能看到两只搓来搓去的小手和柔软蓬松的黑发,随着小脑袋的晃动,后面几缕头发滑到了前面,王耀伸出手,把那些不听话的头发捋开。
  男孩似乎被这个过于亲密的举动吓住了,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正好对上王耀的眼睛。和王家遗传的琥珀色瞳孔不同,来自日本的远方亲戚有着无比纯粹的黑眸,只是短短的一瞬,本田菊就又把头低下了,但王耀还是看到了他的眼睛。和头发是一个颜色的呢,王耀想着,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本田菊的头发。
  “哇,在这里等着大人太无聊啦!”王耀在本田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迅速的抽回手,装作无聊的扇了扇风。
  气氛尴尬了几秒,忽然王耀一拍脑门,眼睛都闪闪发亮了起来:“对了,小菊,我请你吃东西把!”
  本田菊终于把注意力从衣服上转移开了,他抬起头,看了王耀几秒,开口道:“在下认为在这里等······”
  但是来不及了,王耀已经抓住他的手奔跑了起来。
  “没关系,很快就会回来的!”王耀头也不回的向前跑,拉着完全在状况外的本田菊,“目标是巷口的糖葫芦!”
  “等一下,王耀哥哥。哇啊啊啊!”
  
  王耀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他翻过闹钟,发现才五点多。
  “呼······”王耀扔下闹钟,在床上翻了个身,前几年打工时养成的无比精准的生物钟在这时候显得鸡助无比,他把抱枕高高的举起来,然后任凭它从自己的脸上方做自由落体,“噗叽”一声。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王耀把抱枕从脸上挥开,用鲤鱼打挺的经典武术动作坐了起来,迅速的窜到了隔壁房间。
  “小菊。你醒醒。”王耀趴在床边,用手戳着还在睡梦中的人的脸,戳半天人还是不醒,于是王耀提高了声音,“小!菊!”
  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本田菊噌的一声弹起来,“在下在。”然后又脱力似的躺回床上。
  本田菊一周起码要有一次是被从梦中吓醒的。
  随着家中年幼的弟妹渐渐长大,王耀身上的担子也逐渐轻了下来。两年前最小的湾湾也考上了大学,庆功宴上,自小就好强的湾湾抱着王耀哭的一塌糊涂,边打嗝边说哥哥太辛苦了云云,但王耀只是笑了笑,把人搂进怀里,应了一句我是大哥嘛。
  王耀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花大把的时间出去打工补贴家用了,自然有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但王大耀还是闲不下来,像一个打转的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白天在杂志社上班,晚上还接开锁的活,用他以前舍友的话来评价,就是“被打工之神附体”。
  但是闲了就是闲了,王耀现在也确实没那么多工要打了,所以他把闲暇的时间花在了其他一些事情上,比如早晨起来睡不着,跑到别的兄弟屋里骚扰一下什么的。
  一直和王三岁同居的本田先生是最大的受害者。
  刚刚被吵醒的本田菊同志其实已经有点习惯这种每周一次的早起活动了,但习惯了被吵醒不代表他现在就能起床。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蒙了一层肥皂,于是他摇了摇脑袋,完了,打起肥皂泡来了。
  “耀君,早上好。”就在本田菊努力的和肥皂泡做斗争的时候,王耀已经把半个身子都爬到床上来了
  “不好,小菊。”
  本田菊条件反射的往里靠了靠,给王耀留出一块可以躺的地方
  “我睡不着啦!你给我讲故事吧。”王耀毫不犹豫蹭上了床还抢了一截被子。
  “啊。故事吗?”本田菊已然放弃了和肥皂脑子做斗争,他想了想,开始讲故事。
  “从前有三只小猪,也可能只有两只。”
  “嗯嗯。”王三岁兴奋地听故事。
  “有一天,他们在床上睡觉。”本田菊侧过身,看见王耀正眯着眼看他,感觉自己心跳停了一拍。
  “嗯嗯然后呢?”
  “然后?”本田菊那边好久没话,“然后他们都睡着了。”
  王耀看见本田菊闭上眼睛,他琢磨了两秒,往里又靠了靠,并开始数羊。一只羊,两只水饺,三只煎蛋,四只羊,五只羊······
  本田菊在五分钟之后睁开眼,轻声叫到,“耀君?”。回答他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这人明明就能自己睡着,有些不满的悄悄绕下床,点开手机,看一眼时间,更加不满。本田菊拿着手机坐回床上,准备呆坐到天明。他低头看了看那个自己五分钟睡着但偏偏还要把自己吵醒的人,气得有点想打嗝。
  王耀今年三十了,是一个把前十五年献给弟弟妹妹,后十五年献给打工的金牌单身狗子。今年过年的时候,这一群弟弟妹妹还在为哥哥的终身大事而操心。
  王嘉龙在一块白板上写了“大哥告别单身计划”,一群人小声地讨论了起来。
  王湾小声提议,说完她自己都笑了起来:“要不你们随便一个人把女朋友带回来,刺激一下大哥。”
  “前提是有一个女朋友。”王嘉龙吐槽,在白板上补充了“how to find a girl friend?”
  “我觉得大哥这样单着也挺好。”王濠镜开口,“男人四十一枝花嘛。”
  “你打算让大哥单到四十吗?”王湾看着王嘉龙在白板的空隙处补充“让小澳去找一个女朋友”的字样,“要不我去找个男朋友刺激一下?”
  “在下认为这样不太妥当。”本田菊接话,坦白说,就他自己的私心而言,他觉得现在这个状况挺好的。
  但现在话题已经不是帮王耀找女朋友了。
  “你有男朋友了吗?”王濠镜推了推差点滑下的眼镜。
  “当然没有啦!”在王湾气急败坏的回答时,王嘉龙已经手快的擦掉了白板上的字,把“应对湾湾的男友紧急方案2”这几个大字写了上去。“写这干什么啦!”
  “防止小妹被渣男骗到。”一本正经地回答。
  “在下倒是比较好奇1是什么?”
  “我也比较在意这一点。”
  “随便是什么都好啦。”王嘉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啊大哥叫我们吃饭。”
  于是王耀就一直单身到现在。本田菊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王耀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本田菊盯着王耀的脸看,这个人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好看,按理说就单看王耀的脸来说他不应该单这么久的,但他还是单了这么久。
  本田菊想不出来为什么。他叹了一口气,半躺在床上。点开了贴吧。
  【急!!求问!!】喜欢自己的哥哥怎么办,挺急的,想让大家给提提意见。
  是的,他,本田菊,有一点点喜欢自己的表哥。
  本田菊看了一眼睡熟的王耀,在自己心里补了一句。
  可能不止一点点。

评论(1)

热度(9)

  1. 铃澜-热爱学习期待地搓手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