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地搓手手

【冷战/字母接龙】红宝石多少钱一克06

@铃澜-热爱学习
Chapter 6
  Funeral  麻烦事
  因为赶稿子而误掉了弗朗西斯的接风宴,伊万觉得有必要补救下。
  “喂?”
  “咦?小伊万?终于赶完稿想起哥哥啦?”
  “真的很抱歉^L^”
  “千万别这样说话,我会想到你的笑容然后起一身鸡皮疙瘩的!直接点儿,什么事?”
  “我请你吃顿饭吧。”
  “诶?!小伊万主动请我吃饭?感到内疚了吧?”
  “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当然吃啊!就去那家新开的牛排馆好了,听说很不错!”
  “不。”
  “诶???为什么?”
  “因为我还是工薪阶层。”
  “那,那就你家附近那个西餐厅?没那么贵的,你好歹是个名人啊大作家!”
  “就亚瑟他们学校对面街上的那家大排档吧,你记得早点去占座。”
  “为什么变成大排档了啊那种地方一点也不优雅!”
  “吃么?”
  “……吃。”
  “那记得早点去占座。”
  “等等等等,你不介意我带个人去吧?”
  “带个人?”
  “是个很好的孩子啦,不会碍事的,我觉得如果我不带他出来他今天一定会饿死在家的。请一个人也是请,请两个人也是请嘛,就这样说定了八点见!”
  伊万听着响个不停的忙音,心里没来由地有些烦躁。
  哪怕是大排档,也要多付一份钱。
  咦自己什么时候也学得像王耀一样抠门了。
  
  阿尔弗雷德坐在画架前,在店长罗维诺的霹雳催促下构思新作,虽然他脑海里全是飞来飞去的炸鸡和汉堡。
  这样根本没法工作啊!
  正想着要不要厚着脸皮找万能室友本田蹭个饭,手机突然响了。
  “小阿尔~”
  “咦?弗朗吉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哥哥的接风宴你怎么没来? ”
  “那天我刚赶完稿很累嘛。”
  “算啦,亚蒂也跟我说了。晚上你吃什么?”
  “吃……大概……红烧牛肉面?”
  “康师傅?”
  “可能是大今野……吧。”
  “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总吃方便面,是不是因为小时候总吃你哥的饭把味蕾吃没了?这样又不健康,还不优雅。”
  “那就换成健康的猪骨面吧!”
  “不不不,我绝不会容许你的大好青春夭折在方便面上的。那天说了吧,我要请你吃饭。”
  “好啊,那我们去KFC!”
  “能不能有点追求?哥哥我今天蹭到一顿饭,带你去!”
  “好诶!去哪?”
  “亚蒂他们学校对面街上那家大排档。”
  “……我觉得……”
  “很好对吧那就这么决定啦八点大排档前见哦拜拜!”
  阿尔弗雷德听着响个不停的忙音,有点迷茫。
  大排档……哪里健康,哪里优雅了?
  
  空气一度十分安静。
  果然是因为经济原因才去开锁的吧。阿尔弗雷德想。
  弗朗西斯为什么认得这货啊。伊万想。
  “你俩认识啊?”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弗朗西斯表示震惊。
  “嗯,算是认识吧。”伊万拖出一个小凳,顺手拎过来一扎啤酒。
  “各样都来点儿,”伊万看了看对面的两个人,“啤酒没问题吧?”
  “是没问题啦……虽然我还是想要波尔多……”
  “那你问一问老板看有没有^L^”
  “啊伊万你别笑啦,大热天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就乖乖吃饭。”
  阿尔弗雷德忽视了旁边弗朗西斯“明明是后辈来着”的小声嘟哝,沉浸在吃肉与胡思乱想中。
  亚蒂好像说过这人是个作家来着,还挺有名?不能吧,有名的作家不应该请客也在大排档吧,难道是弗朗吉强行让人家请客?对了,弗朗吉为什么认识他?后辈?弗朗吉是干什么的来着……算了这个也不重要,这人叫什么来着?布拉……什么斯基?
  伊万看着皱起眉头的阿尔弗雷德,突然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你们画家都这么拮据啊?听说快饿死在家里了?”
  咦?我干嘛要怼他?
  阿尔弗雷德正与一块难咬的软骨作斗争,本来就有点恼火。听到伊万的话他抬起头来,忍不住怼了过去:“你们作家也不怎么样嘛,请别人吃饭都上大排档。对了,这顿饭钱还是开锁挣的吧,伊万布拉什么斯基先生?”
  伊万本来因为开锁的事有些不快,确因为这个“伊万布拉什么斯基先生”笑出了声。
  这家伙正经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嘛。阿尔弗雷德终于啃下了那块软骨,心情顺畅不少,伊万的笑让他突然想起那个那个暖洋洋的中午。
  希望他没想起来。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想。
  “我叫伊万 布拉金斯基,不是布拉什么斯基,阿尔弗雷德先生。”
  他还记得我叫什么!阿尔弗雷德吓得手一抖,好不容易挑出来的骨髓掉到了地上。完了完了,他肯定记得我把刷子掉他脸上的事。阿尔弗雷德一边心疼骨髓一边担心自己,忘了回伊万一句。
  伊万有些奇怪,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敲了敲阿尔弗雷德面前的桌子,在对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问道:“你贵姓啊阿尔弗雷德先生?”
  “啊?我?我姓……我姓什么来着……”
  “什么姓啊,不方便告诉我?”
  阿尔弗雷德看见伊万有些挑衅的眼神,忽地生出一种把手里的签子插进对方嘴里的想法。
  “我姓琼斯,戴维 琼斯的琼斯,ok?”
  很多年之后伊万再回忆自己当年是栽在哪儿的,他脑海里马上就出现了那幅画面。美国男孩儿举着一根竹签,略带些骄傲地报出自己的名号,浅蓝色的眸子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光,少年的一点点心性都展露无疑。
  把自己比作海盗啊,挺了不起嘛。
  阿尔弗雷德意识到空气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有些尴尬,对面的人饶有趣味地盯着他,他没多想又盯了回去。
  这个时候不应该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吗!为什么我盯了回去啊!诶这人眼睛真好看好想画下来哦……
  于是阿尔弗雷德脱口而出:
  “你来当我的模特吧!”
  拎着一扎啤酒回来的弗朗西斯又震惊了,他记得他走之前这俩人还很沉默地吃东西来着。
  “原来你们关系这么好啊!”
  
  俗话说得好,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酒足饭饱回家的伊万一头扎进新文集的修订中,回忆起刚刚弗朗西斯说的话。
  “当小阿尔的模特很难的!”
  是不是不应该拒绝来着?
  他有点犹豫,消息提示音突然响了。
  【瓦尔加斯的番茄小屋】Ciao!按照您之前提出的要求,我们已经为您找好画家啦!
  伊万心底生出一丝隐隐的期待来。
  【北风与向日葵】是怎样的画家呢^L^
  【瓦尔加斯的番茄小屋】您看我怎么样( ੭ ˙ᗜ˙ )੭
  然后两张图片传了过来。
  【瓦尔加斯的番茄小屋】这是我的作品!
  【北风与向日葵】你……不是店长吗?
  【瓦尔加斯的番茄小屋】我也是个画家呀(´▽`ʃƪ)
  伊万:( ´゚ω゚)?

评论(1)

热度(6)

  1. 铃澜-热爱学习期待地搓手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