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地搓手手

【仏英】丝带01

混更´_>`其实是红宝石的番外´_>`
翻译法×高中老师英

  亚瑟偷偷地把弗朗西斯的胡子剃掉了。
  
  大概是由于作为高中老师带的第一届学生就要高考了的缘故,亚瑟半夜失眠了。他爬起来,撑着头看睡梦中的弗朗西斯的侧脸。
  嗯,一如既往的帅气。
  他突然有些怀念第一次见到那张脸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虽然因为一些奇怪的问题吵过架,但对于大龄单身青年王耀来说是非常甜蜜的。
  这样也挺不错。
  他想起那个下午,气温高得吓人。他狼狈地冲回宿舍,自己的下铺上坐着那个用丝带扎着头发的法国人。
  Bonjour~
  H…ello?
  尴尬的开场白让亚瑟有些不知所措,他盯着那张漂亮的脸深切地感到自己语死早。不过这笑得也太轻佻了吧,亚瑟想。
  这之后亚瑟就晕晕乎乎地去洗澡了,水声能让人安心不少。他听到宿舍门开了又关的声音,等他出去之后,那人已经走了,王耀一边嗑瓜子一边跟他吐槽。
  你看看他,骚气得很,拿丝带扎头发哦。
  是,是啊。
  对哦,你还不认识弗朗吉啊,他是我高中的学长,原来是笔友来着,后来做交换生到这边上学了。那家伙从高中起就是这样了,那会儿把一群小女生迷得不要不要的,你别看他这样,据说还是个翻译界的大佬,啧啧……
  亚瑟听着王耀絮絮叨叨,回忆起那个轻佻的笑。原来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啊,亚瑟想,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嘛。
  而且,那条丝带真的很好看。
  当晚,亚瑟做了一个梦,梦里弗朗西斯背对着他,一条丝带从他的手里飘出去,轻盈地飞向弗朗西斯,然后缠在散乱的金发上,把头发束了起来。那丝带的触感很好,让他想起家里花瓶上系着的缎带。
  妈妈每天早上都会换新鲜的花。
  亚瑟半夜醒来的时候,眼角是湿润的。他从没这么想过家,而且仅仅是因为一个陌生人头上扎着的丝带。
  后来,后来亚瑟再也没见过弗朗西斯一次,他开始忙于学业。实习的那家游戏公司非常有名,作为一个刚进公司的大四学生,亚瑟心里只剩下忐忑。他用妈妈教过的绅士准则过着日子,受欺负也是常有的事。他渐渐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翻译这份工作,但珍贵的实习机会让他咬着牙继续坚持。王耀打工成瘾,成天玩失踪,亚瑟只好在难过的时候皱皱眉,好像这样就能缓和一点点似的。
  皱着眉可不好看哦。
  亚瑟在碎纸机前听到了这样的话。当他扭过头去的时候,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是谁。
  哦,丝带boy。
  弗朗西斯这回没扎丝带。他把披散着的头发撩到后面,看着恍然大悟的亚瑟,笑出了声。
  很可爱嘛,和那天一样。
  啊?
  比平常要可爱多了,别总皱眉嘛,会提前变老的。
  亚瑟眉毛拧得更紧了。
  平常很不开心吧?
  亚瑟猛地抬头,弗朗西斯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没,没有啊,这份工作很好……
  可是你很不好呢。弗朗西斯靠近了些。
  我会努力的!
  问题可不在这里。弗朗西斯摇了摇头。 我爸虽然是个混蛋,但他总说“不喜欢的事就不要做”。很有道理对吧?
  亚瑟愣了愣,像是没反应过来。
  弗朗西斯拍拍他的肩,走了。
  弗朗西斯那句话一直徘徊在亚瑟脑海里。“不喜欢的事就不要做。”生活哪有这么容易,亚瑟撇撇嘴,继续做他的工作。
  一周后,亚瑟辞职了。
  铁公鸡王耀主动提出要请他吃饭,这让亚瑟受宠若惊。虽然是学校门口的米线店,他依然很感动。
  我就说了嘛,你长得就不像个翻译。王耀一边吸溜着米线一边跟亚瑟吐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长得不像,亚瑟还是点了点头,他的确不是个做翻译的料。
  唉,好不容易转了正职。
  对哦,你没工作了啊。
  没了啊,马上毕业了,学校又不能养着我。
  说起来。王耀把剩下的米线吸溜完,满足地喝了口汽水。你想不想当老师?
  啊?老师?
  高中老师。
  可是我才大学毕业诶。
  这个不是问题。我这儿正好有个机会,虽然不是什么重点高中,但也不算差。
  不是,我?老师?高中老师?
  对啊,你多有耐心啊。
  有耐心也不一定能当老师吧?
  嘿呀就这么定了吧,你赶紧去给我考证,我给你安排。
  啊?
  
  直到亚瑟站到讲台上,他也没反应过来。这是个成立没几年的私立学校,也不知道王耀哪里的通天神功把他弄进来。校长拍着亚瑟的肩膀,和蔼地说,加油啊柯克兰老师,我们的一本达线率可是要赶超一中的。我很看好你呦。
  一中,重点中学里的战斗机。
  亚瑟突然觉得当翻译挺好的。
  学生们淘气得很,亚瑟觉得他们完全没有作为高中生的自觉。校长的殷切教导始终压在他的心口上,让他马不停蹄地督促学生,与学生共进退。
  没想到,这些孩子们还真能认真起来。
  高一期末考之后,亚瑟高兴地和与他搭班的数学老师一起喝酒庆祝。数学老师很好奇地问他,柯克兰老师,你为什么这么有动力啊?
  因为校长在我入职的时候给我定下了远大的目标。 亚瑟提到这一点,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就那个赶超一中的计划?
  嗯。嗯?你怎么知道?
  校长在所有教职工入职的时候都会这么说啊。
  嗯?
  三年了,校长一直这么说啊,你又不是没看到上一届学生的成绩,连一中的尾巴都捞不着。
  嗯??
  啊,原来你把那句话当真了啊。校长可是看好每一个人的啊。
  嗯???
  数学老师拍了拍亚瑟的肩,叹了一句“年轻人啊”就走了,不过贴心地付了酒钱。
  亚瑟愣在原地,连数学老师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
  期末考完返校,亚瑟深感自己被骗,本来下定决心以后撒手不管,可当看到学生们的一刹那,他的决心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当老师也挺好。
  
  学校虽然才建成几年,周边设施却是相当齐全。亚瑟听班上小姑娘们说,对面街上开了一家书吧,特有逼格,老板也相当帅气。他虽然对那个书吧不感兴趣,但究竟抵不住小姑娘们再三安利,终于耐不住好奇心跑去看了看。
  那个上午他没课,亚瑟跟门房大爷打了个招呼就跑出了学校。说实话,在一条满是大排档和奶茶店的街上,那家书吧确实显得挺有格调。黑漆漆的招牌上写着烫金的字,很小地缩在右下角。亚瑟眯着眼看了看,好像是……法语?
  啧,够装逼。
  亚瑟迈进书吧,感觉好像一下子和吵嚷的外界隔开了。书架很不规整地嵌在墙上,桌椅也随意地摆放着,整个暗色调的家具似乎马上就要和黑色大理石的地板与墙面融为一体。背景音乐像是上世纪的老调子,是亚瑟妈妈很喜欢的类型。亚瑟定睛一看,原来角落里有一台留声机,上面唱片不疾不徐地打着转。亚瑟循着咖啡的香气找到了吧台,里面有个系着围裙的忙碌身影,金发被一条漂亮的丝带束起。
  只在亚瑟愣神的那一瞬间,吧台里的的人扭过身来。只要亚瑟心智正常,他就记得那双像鸢尾花一样的眼睛。
  
  Bonjour~

评论

热度(14)